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[折翼天使] [作者:太阳黑子]
[折翼天使] [作者:太阳黑子]

第一章:天使标本

 

  这是康守彦最喜欢的一幅画。

  由哑金色的、雕刻华丽的画框镶着,阔两尺高五尺,这幅巨大的画正挂在守彦的私人书房中的一个书架之旁。

  这是一间面积很大的书房,足有一般中产家庭的整个居所那样大;书房的里面收藏了数千本藏书,内容由科学、医学、政治、文学,以至一般的消闲小说也包括在内,足见这里的主人的兴趣和知识涉猎之广范。

  书房的一端有一张长长的书桌,书桌本身以上等的檀木制成,上面简单的放了一个典雅的笔座和一瓶墨水,书桌之后则放有一张名贵的黑皮大椅。

  至于在书桌旁边不远处的墙上,挂有几幅艺术性的油画,其中一幅便是守彦正在看着的画。

  画中的主角是一个西洋美女,美女的面貌画得非常迫真:漂亮的金色秀发,像瀑步般倾泻而下,发丝的色泽光暗分明、流彩华美;美女有着一张世间难寻的完美面孔:明媚秀丽的一双大眼睛、颜色晕红通透般的双颊,令人甚至想伸手去扭她一扭;而厚薄适中、晶莹剔透的水红色小巧樱唇,更像是世间最诱惑的果实。

  画内的美女是如比的迫真,面目表情更散发着一种纯洁的稚气,令人感到她必然是个只得十来岁的少女,更加上「真人大」的尺吋,更令人觉得她翊翊如生,甚至若她随时由画中走出来的话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!

  不过,康守彦最喜欢这幅画的地方却不是它画得如何地真实和完美,而是这幅画中所表达的一个「意念」。

  议我们先继续看下去。画中的美女头上有一圈光环,似乎代表了她的身份是一个「天使」。

  不过,她和一般给人快乐幸福感觉的天使不同,她那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上,此刻竟揉合着凄苦和受尽折磨的表情,似乎正在承受着甚幺万劫不复的酷刑似的。

  而看她上半身的情形也确实是很糟:一丝不挂的躯体,无论在体型的肥瘦还是身体的曲线上都非常优美,可是在那美丽的娇躯上,却不规则地被几条暗哑色的铁链捆缚着,粗重的铁链锁着了她的双手,令她歇力地伸出手掌挣扎也是徒然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条铁链水平地横过一对美乳的底部而承托着乳根,另一条则由右上至左下地横过天使的右边乳房,两条铁链相交成一个锐角,夹得那本是优美不可方物的娇乳稍为变形和挤得更显突出。

  画的背景是一片暗红色,而由暗红的虚幻空间之中「生」出来的铁链不但困锁着她的身体、束缚着她的双手,其中四条铁链更由不同的方向伸出来紧紧地锁着了她头上的光环。

  画中天使的胴体,无论是在颜色还是质感上都真实得彷如照片的肌肤上,更在各处分布着一条条或长或短、或深或浅的血痕,令人感到彷佛像有血会从画中渗出来一样。那些可怜又可悲的伤痕,不知是被荆棘还是被有刺皮鞭打了多少个夜晚而做出来的?

  少女的表情幼小,但一对乳尖却不知受过怎样的对待而变得肿成紫红色,上面更被穿了两个金色的小环,而在环下更吊着一个骷髅头模样的吊坠。

  天使的下半身又如何?……没有下半身了,或者说,她的下半身只剩下不足十公分。一对紧贴在一起的粉嫩大腿,很快已化成了一条彷似是甚幺巨蟒、蛇妖般的尾巴,褐色的外皮上布满了参差不齐的鳞片,有些地方的鳞片更明显已经剥落,露出流着暗绿色舔液的腐肉。

  天使背后的一对翅膀,右边的一块依然是雪白纯洁,形状完整而优美;可是左边的一块却整幅变成了丑陋的瘀黑色,更显得凹凸崩缺而残缺不全,像正在腐坏着似的,无力地软软垂下,漆黑的羽毛更散落了一地。

  而天使那复杂的眼神,正在回望向自己左边身后那条腐化中的翅膀。一只眼既有深切的痛苦悲哀,但另一只眼却又有着一种异样的兴奋。

  这幅名为「折翼天使」的水彩画令康守彦最有感觉的地方,便是画中所描绘出的,代表了「纯洁、无垢」的天使堕落成魔的瞬间。

  铁链的束缚、皮开肉裂的折磨、和其它难以想象的施虐之下,令天使的光环黯淡,一边的翅膀被腐蚀,而下半身更异变成代表「魔鬼」的蛇尾形态。

  异变并不只发生在外表,还有天使的内心。她在看着自己那腐化中的身体的眼神内,除了震惊和悲哀之外,竟还隐隐透着一种魔性的兴奋,便像纯洁的处女初尝禁果时,那种有点害怕但又带着期待的心情。

  把世间最清纯无罪的存在彻底地污染、毁坏,守彦认为世上已再没有比这更刺激和令人兴奋的事情了。然而,画像终究只是画像,在现实世界上,又是否真的有可能实现守彦心中这暗黑的欲望呢?

  康守彦每一晚都会在他最爱的这幅画之前先欣赏一会,直到看够之后,才把墙上的「折翼天使」移开一旁。本来被画覆盖着的位置,便赫然出现了一个类似密码锁般的转盘!

  守彦快速地在圆盘上转动了几次,然后,在旁边不远处的书柜便突然缓缓地向一旁自动移开,露出了一个隐密的入口!

  在入口之外的,是一条灰暗的甬道,由粗糙的混凝土构成的墙壁和地面,和刚才守彦所处的那间光线明亮、装设华丽的房间简直是天与地的分别。

  这是守彦刻意要把这条通道建成这样子的。他认为这样才够气氛,才能确切地配合在通道尽头那个地方的作用。

  大约走了二十公尺左右,守彦便来到了一道厚重的铁闸前。他按了按闸门旁边的按钮,巨型的铁闸便缓缓地向上升起,然后,守彦便缓步进入了铁闸后的空间。

  一进入了里面,四周便立刻传来了一些乱杂的声音,当中有痛苦的叹息声、也有带着喜悦的低吟,而毫无例外地,所有的声音都是女性的声线。

  这里便是他的私人皇国。在这里,「折翼天使」将会成为一个真实的存在。

  「女大学生人间蒸发」「本报讯:二十岁的女大学生杨美仪自十天前的夜晚离家之后便一直不知所踪,警方暂列作失踪人口处理。」

  「失踪少女就读于本市最着名的H大学西洋文学系二年级,在X月XX日晚上八时于家中用完晚膳后,便起程回去学校宿舍,却在离家之后和家人断绝了一切联络。失踪者杨美仪大约五尺八吋高,中等身裁,瓜子脸、黑发和普通肤色。离家时穿着杏色的短袖衬衣和深蓝色牛仔布裙。警方现呼吁任何人仕若知道有关消息、或在最近见过类似失踪者的人,请尽快与南区警署失踪人口组联络。」

  林乐妍翻看完这段大约一个月前的新闻报导后,不禁心想:就是她了,今次的专题主角。

  「人间蒸发」,一个很现代的、很生动的词汇,以水蒸发之后不留半点痕迹来作比喻,泛指一切凭空消失的物事,但大部份时候却是用于活人身上。

  究竟一个活生生的人何以会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,便像从未生于世上一样?这是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。林乐妍这两天来已翻查过她就职的报社的数据库中,超过二十个的失踪人口的记录。

  每一宗个案、每一个失踪者,背后都可能拥有一段离奇或能引起大众兴趣的故事。究竟他们是遇上意外、已经不在人世?因私人问题而避世隐居、在另一个地方开始新的人生?还是被外星人掳去作为地球人的研究标本?

  揭开他们失踪背后的原因,可能会成为一条绝妙的独家报导。刚从大学毕业而投入报界只有半年的林乐妍,正充满着寻找「独家新闻」的野心。

  乐妍看着报导旁边的一帧照片:失踪者杨美仪留着一头毕直滑亮的长发,样貌清纯美丽,而且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一副像大家闺秀般端庄贤淑的脸孔,令人完全不会认为她会是甚幺问题青年或暴风少女。

  而在其后的一些跟进报导中,更发现杨美仪的家境很是不俗,父亲是一间大型计算机周边产品生产商的副总经理,而她的住所则是位于新开发区的一个高级的私人屋宛,显然失踪女生至少是一个在物质生活上无忧无虑的人。

  林乐妍亲往拜访过失踪女生的父母。爱女失踪了近一个月仍无半点音讯,杨氏夫妇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像苍老了十年,那种忧愁和挂念实在已深深地雕刻了在他们脸上。而在简短的倾谈中,乐妍已察觉夫妇二人和杨美仪的关系非常亲爱,不但绝少发生磨擦,相互间的沟通更亲密得像朋友一样。看来在家庭方面应不会对杨美仪构成甚幺问题或烦恼才对。

  究竟发生了甚幺事,令杨美仪能够狠心抛下如此爱护和疼惜自己的家人?

  一个阳光充沛的早上,乐妍来到杨美仪就读的市立H大学,而这里也同时是乐妍的母校--她在不足半年之前仍然是H大新闻传播系的学生,算来杨美仪也算是她的学妹,或许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为甚幺乐妍会对这件失踪事件特别注意吧。

  走在校园内的乐妍,一路上不断有其它学生(主要是男生)向她投射注视的目光,不过她对于这一点似乎是早已习惯的了。